民主中国的意识形态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545152575804381/permalink/1568043430181962/

对以下问题,至少19+题yes,则我们价值观相近,欢迎加入我们团队。如果不是,请自行离开小组。

1,中国人和世界上的其它民族一样,有很多优点也有缺点。并不比白人、黑人低贱或高贵,也不会比日本人、马来人更聪明更善良,或者更坏,更懒。每个民族都有其特点,但归根结底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是平等的。

2,制度设计的大前提应该是把人往坏处想,一切制度都要防止其作恶。如果按“革命靠自觉”的逻辑来设计制度,最后一定是为恶的人占上风,他们会把持权力,奴役大众。

3,毫无疑问法比党大,任何政党的执政行为都必须在法律管治下进行。即使这个法就是某党制定,也必须明确一个治国的先决条件:党要守法。

4,依法治国首先是依法治理政府、及掌握政府的政党,对人民倒是其次

5,相对于个人作恶,政府或其它公权力作恶的危害要大得多,因此,宁可放过一个证据不足的嫌犯,也不能纵容警察枉法

6,对于那些明显的违法行为,即使是上级领导的命令下执行的,按照社会正义的原则也是应该被追究的

7,我们早就不是皇帝的臣民,所谓的红色江山也是老百姓扛枪挨炮打下来的,这个国家属于在这个土地上的每一个公民,政府的权力是公民让渡自己的部分权力的结果,因此质疑政府是其永恒的权力,没事表扬政府反而很奇怪

8,民主就是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因为不可能什么事都全体公投,所以代议制是最好的方式,但它不是万能的,而我们认为相比其好处,现在所知道的民主的缺点都是可以忍受的。而独裁极权是不可忍受的。

9,如果说集体主义的少数服从多数就是牺牲少数人的利益,个人主义的少数服从多数是多数人占了大便宜后尽量照顾那些少数人的利益,那么后者比前者更文明

10,言论自由是没有禁区的,美国的标准最好——只要不是紧急而切实的危害,一切语言都应视为受保护的个人自由,包括号召民众推翻政府(只要不会因其号召立即发生战乱)

11,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来的经济进步,恰恰不是独裁极权的结果,而是相对前三十年的高度集权与计划经济,放开了一部分民间被束缚的生产力的结果。如果要进一步增长,应更加朝开放的方向改革,而不是给中共的极权专制唱赞歌。

12,中国没有中共只会更好,即使短期混乱经济衰退最终也能调整过来。但如果中共能顺应历史潮流启动政改,则是我们最小代价的政治制度转型方式。因此促进中共政改仍是首选。

13,法轮功只是一个气功协会,对此我们的态度是“君子不语怪力乱神”。要信宗教的话,信一个有千年以上历史的正经宗教

14,8964已然过去,当年的学生与中共都有责任,没能找到一个平衡点相互妥协,毕竟在那个时候,要共产党立即下台是不切实际的。今天我们应学会向前看,不要纠结于必须先平反64才能与中共商谈政改。

15,薄氏极左与江氏极右只是外衣不同,其实质都是精英政经模式,视民主与法治如粪土、视天下为刍狗。

16,戴旭那种为了钓鱼岛,宁可准备放弃西安以东的全部中国城市也要和美日较劲到底的言论实在是战争狂人的表现,幸好他只是一个民间人士,否则就超越了言论自由的底线,应予制止。

17,如果中国能走向民主法治,新疆西藏即使自治或者独立了,可能也会经过一段时间分离后又重新融入中华民族大家庭;如果中共始终坚持独裁极权统治,那么这些少数民族用独立反抗独裁就是正义的。港台亦同理。

18,对日本这个民族,我们应予尊重,并虚心向其学习。至于过去的惨痛历史,作为受害方的我们,还是应当宽容,毕竟参加过那场战争的人,现在还活着的,双方都不多了。

19,全球经济一体化的21世纪,中日双方都是对方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即使是纯经济原因,现在还搞什么抵制日货,其实自己是蠢货。

20,美国不是中国的敌人,而是共产主义的敌人,其实中共早就抛弃了共产主义,这一点美国心知肚明。但地缘政治因素仍然存在,中美价值观差异越大,大国地缘因素冲突越大。化解中美冲突的关键是中国自身的价值取向要向美国靠拢——天赋人权、言论自由、个人主义。否则,集体主义的中国复兴梦将会造成中美巨大冲突。

重提“政治阴谋活动” 中共反腐变权斗?

source: http://www.voachinese.com/a/io-20170109-china-party-infights/3668707.html

新年伊始,中共中央机关刊《求是》发表题为“反对四个主义,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的文章,指控周永康、薄熙来、郭伯雄、徐才厚和令计划等人“违背党中央决策部署,另搞一套”,“搞家天下、独立王国,最后政治野心膨胀,搞政治阴谋活动”。

同期发表的习近平文章也告诫全党警惕他们“在政治上暴露出来的严重问题”。观察人士注意到,这是中共高层首次将被整肃的中共政治局委员和常委由先前公告的经济贪腐行为定性为政治阴谋活动,也是自粉碎四人帮以来,中共首次承认党内存在“政治阴谋活动”和党派斗争。

时隔40年,中共高层为何重提令人寒心的党内权力斗争?反腐变权斗,习近平究竟是揪贪官还是排除异己?如果反腐成为权力斗争的工具,民众曾衷心拥护的反贪反腐究竟还剩下多少合法性和正当理由?我们请两位嘉宾发表意见。

邓相超事件-美国之音

source:http://www.voachinese.com/a/io-20170109-china-professor-anti-mao-expelled/3668759.html

【美国之音】山东建筑大学教授邓相超于前中共领导人毛泽东生日的当天在微博发表反毛言论引发中国抗议活动及舆论热议。受此事件影响,山东官方撤销了他担任的山东政协常委和政府参事的公职,学校方面也已对他做出停职、待办退休手续的处理决定。反对邓相超言论的人在网络“欢呼雀跃”,称这是“打击反共反华反毛者重大胜利”。与此同时,众多网民表示支持邓相超,捍卫他言论自由的权利,说官方做法有因言获罪之嫌。大学教授有没有发表非毛言论的权利?毛泽东现象折射出社会的哪些问题?今天的热点快评栏目我们请两位嘉宾发表意见。

《苏共解体宣言》

1991年迫于全苏联人民强大的反共压力,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共同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组织,简文如下:
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绝伦的邪说经过七十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都彻底失败了。并用历史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彻头彻尾祸害人类的荒谬邪说。
斯大林为了统治俄罗斯和世界,把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不断推向世界各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会出现内战、饥荒和恐怖,就把烧杀、掠夺、暴乱、篡国夺权、血流成河带到哪里。
为此,我们在克里姆林宫真诚地向全世界受共产党迫害的人民和国家道歉。
现在我们郑重宣布:
1.前苏联共产党的所有组织全部解散,从即日起前苏联共产党的任何活动都是非法的,并要受到法律制裁;
2.一切参与过暴乱的党徒立即到指定机关自首并听候处理;
3.没收前苏联共产党所有财产并为俄罗斯国家所有。
苏联总统
戈尔巴乔夫
1991年12月17日

戈尔巴乔夫宣布苏联解体演说词

 此份1991年圣诞日演说里,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辞去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总统一职。这一行为和平解体了1917年十月诞生的这个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性质)国家。这份完整的演讲稿于1999年圣诞节公布。

亲爱的同胞们,朋友们:

作为最近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这一局面的结果,我宣布辞去我作为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总统的职务。我一直以来坚决支持国家的独立、自主和加盟共和国的主权,但同时我也支持维护政权联合,国家统一。

事态发展背离了初衷。即使我不能赞同的解体这个国家,分裂这个政局的政策仍然占了上风。在阿拉木图会议决议之后,我在这个方面的态度仍然没有改变。此外,我确信这一程度的决定应该建立在大众的期待和意愿的基础之上。

然而,我会继续尽我权力所能保证所签署的协议能成为真实可行的条约,同时能使社会摆脱危机和改革进程的困境。我以苏联总统的身份最后一次向您宣告,我认为对1985年以来我们经历的改革历程,尤其是对我关于这充满矛盾,浮浅和主观认识的历程的观点有必要作出解释。

命中注定当我作为这个国家的领袖时,这个国家的形势已经不容乐观。虽然我们拥有丰富的像土地、石油、天然气等自然资源,上帝也赐予了我们智慧与才华,我们的生活依旧远远差于发达国家,我们在落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原因已经可以知晓:社会被命令和官僚主义的系统压制,注定为意识形态服务,同时也承受着沉重的军备竞赛的负担。国家已经到了它能力的极限。所有的尝试和许多不完全的改革,相继以失败告终。这个国家正在失去它的判断力。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一切都应该被根本地改变。

事实证明修复这个国家和根本地改变这个世界的进程远比我们所能预期的复杂。然而,已经发生的事应该符合预期,这个社会需要自由,在政治上和精神上解放自己,这是一个我们至今没有完全理解的最高目标,因为我们还没有学会如何运用自由。

不过,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已经完成,很多年前剥夺了整个国家繁荣和兴旺的机遇的主义系统已被终结。民主转型之路上的重大进展已经实现。选举自由、出版和宗教自由,代表机构的权力和多党制已经成为现实,人权被视为最优先的原则。

与过去完全不同的经济体制已经形成,各种所有制的平等已经建立,劳作在土地上的人民在土地改革的框架中开始了新生活,自由的农民出现,数以百万英亩的土地被给予那些生活在乡村和城镇的人们。

生产者的经济自由已经合法化,企业制、股份制和私有化势头渐强。在市场经济改革中,重要的是牢记这些都是为了个人而进行。在这个困难的时刻,更应该尽一切可能巩固社会保障制度,尤其是在老人和儿童方面。

我们生活在一个新世界。冷战已经结束,残害我们经济、公众精神和道德的疯狂的军备竞赛已经停止。世界战争的威胁已经消除。我想再一次强调,对我而言,为了保证可靠地对核武器的控制的一切工作已经在转型期内完成。

我们对世界开放自己,放弃对他人事务的干涉和境外军队的使用换来了信任、团结和尊重。

我们国家和国家的公民获得了真正的选择发展道路的自决自由。联邦制民主改革的探索使我们达成了建立新的独联体的最底线共识。这些改变带给了我们极大的焦虑。这种焦虑伴随着不断增长的来自旧势力的反抗,以种种尖锐的斗争表现出来。

旧的体制在新体制未能有足够时间运转之前崩溃,社会危机因此更加严重。

八月政变把社会的普遍危机待到了一个极限。这次政变最糟糕的后果就是国家的解体。今天我担心我们的人民失去了一个伟大的国家的国籍。这种情况也许对每个人来说都将意味着很艰难的未来。

我带着我的忧虑离开这个职位,但是我也带着希望,带着对你们的信心,这种信心来自你们的智慧和精神的力量。我们是一个杰出的文明的继承人,这个文明进入新的、现代化和有尊严的新生取决于你们每一个人。

一些错误完全可以被避免,很多事情可以做得更好,但是我确信或早或晚我们共同的努力会有结果,我们的国家会成为一个繁荣而民主的社会。

谨此向各位致以我最美好的祝福!